【Ben个人向故事】从香港到哈尔滨(一)


“我要赚好多好多的钱,才能完成我的梦想。”

“你的梦想是什么?”

“就是赚好多好多钱。”

“这样啊。”

“不管你的梦想是什么,你都要赚好多好多钱,这样才有资本支持你去完成梦想。”

“嗯!那我也要赚好多好多的钱!”

“光说不行啊,明天要更加努力工作。晚安喽。”



Ben从回忆中走出,两只眼睛在黑夜里亮亮的。他两手抓着被子,对下铺那张空荡荡的床轻声说:“晚安。”

下铺原来是航仔睡的地方,不过他今天搬走了。他要和一个大腹便便的外国佬结婚,移民到美国去。

航仔是做鸭的,被那个美国佬包过一夜后,两人竟正儿八经地拍起拖,恩恩爱爱了半年后决定结婚。

航仔算是完成他的梦想,因为那个美国佬有很多很多钱。既然结婚,他也不用再做鸭了。今天上午来了几个人,把航仔的东西从Man爸给他们安排的宿舍里全收拾好搬出来。

两人间的宿舍就只剩Ben一个人,冷冷清清的,仿佛讲话都能听到回音。

晚上睡觉前,回忆起当初与航仔的对话,他心里特别羡慕。

Ben也有梦想。

他想成为一名白鲸驯养师。

九年前,他还没有开始做鸭的时候,在路边摊头的报纸上看到一则关于哈尔滨极地馆的新闻——那里出了内地第一个女性白鲸驯养师陈贤卿。陈贤卿曾去极地馆游玩,见到了白鲸米拉。当时有很多有课,但米拉游向陈贤卿,头抵玻璃一直盯着她看。她觉得自己与这头白鲸有缘,于是她决定应聘成为驯养师。从前白鲸驯养师只招男性,因为白鲸生活的水温较低,从抗寒能力、生理特点多方面考虑,女性很难适应。但陈贤卿为了米拉,继续坚持,克服重重困难,最终成为中国第一个女性白鲸驯养师。

Ben被她与米拉的故事打动。他是个向往海与动物的人,可是他还从没见过白鲸长什么样子。他跑到好多书店寻找动物百科书,最终看到了这种可爱的生物的图片。

他暗暗想,自己以后也要成为一名白鲸驯养师。

但香港离哈尔滨好远,他没有钱,年纪小脑子还不好,也不知道该怎么去。

这个梦想一搁置就搁置了好多年。

他现在做鸭,不用干重活来钱也快。每天只要等Man爸电话,告诉他明天的地址,对方是男是女,在上在下,要的是多少钱的服务。然后他只要上门干活就行。每个月末Man爸会把这个月的工资打到卡上。

Ben虽然人傻,但他也知道学航仔,把自己每次工作的日期、时间和钱记下来,然后月末核对一下账单。

可钱存得越多,他却觉得自己离梦想越来越远。每天都有工作,有时一单,有时两三单。客人们要求很多,他都会尽力满足,不会说好话讨好,但也从没什么怨言。

他有休息日,却无长假,所以从没离开过香港。Ben经常梦见自己去到哈尔滨,贴着极地馆的玻璃,睁大眼睛观察白鲸。醒来和航仔说这件事,航仔就说:“现在又不只是哈尔滨极地馆才有白鲸,其他城市的海洋馆也有,你为什么想去那么远的地方?”

Ben嘟嘴,嗡着声音说:“我就要去哈尔滨。”

航仔走的那个晚上,Ben失眠了,直到凌晨三点才入睡。还好第二日白天没有客人预约,只是夜里有一单。他睡到中午,去楼下买了份饭,随便吃了一些。晚上俱乐部的趴体他参加不了,要去陪客人。

俱乐部今天的趴体会来好多阔佬阔太,照理说所有人都要在这儿任他们挑选。但黄太也是个肯花钱的女人,Man爸不想亏,她问了大家谁愿意去陪黄太,可所有人都想参加这个盛大的趴体,今夜才可以赚好多小费。Man爸想了想,让Ben今晚去陪黄太。Ben有活就做,从不拒绝。

可是他怎么表现,黄太都不是特别满意,她说:“你不像个性工作者,你都没有激情。”

Ben疑惑:“我该怎么才能有激情?”

“做你喜欢的事。”黄太勾着性感的唇角,“难道你不喜欢这个工作吗?”

Ben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当初怎么会做这个的……哦,我想起来了!我去找工作,别人嫌我笨,不要我,然后有个不认识的人跟我说,他有工作介绍给我,我就去了。”

“你那时候多大?”

“十六岁。”

黄太像是对这个傻子很感兴趣似的,不缠着他做爱,开始和他聊天。聊着聊着,她说:“你和我儿子很像,好天真的。”

“你儿子?”

“他去年十八岁生日那天,说要完成他的音乐梦,然后不顾我的阻拦就跑到国外去了。”黄太笑,“我倒要看看,他能有什么成就。”

Ben却说:“真好。”他看见黄太歪头望他,憨憨地说,“他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这有什么?你也可以去。”

Ben沮丧地垂下头:“我要工作。”

那天晚上黄太没有留他,所以他出来后回出租屋睡觉了。当天没收到Man爸电话,打电话过去接不通,大概是因为音乐声太响没听见吧。他次日也联系不到Man爸,所以直接去俱乐部找人。到欢乐今宵,这间伪装成游戏厅的店面,如今大门上锁,敲了半天没人开。

“阿叔,阿叔。”Ben走到旁边的小店问,“今天欢乐今宵为什么没开门?”

“是Ben啊!太好了!”阿叔见到他立马兴奋道,“原来你没被抓走啊!”

Ben眨眨眼,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阿叔叹气:“还好你昨夜不在,昨晚差佬假扮顾客,来这里扫黄,他们全被带走啦!欢乐今宵恐怕要关门了。”他同情地看着吃惊的Ben,“实在不行你来我这里帮忙吧。”

Ben痴痴的表情逐渐转化为明媚的笑容:“那我放假了是吗?”

阿叔纠正:“理论上说是失业了。”

Ben握紧拳头,笑着露出明晃晃的大白牙:“太好了!”

阿叔不明白失去工作有什么好的。反正他摸不清傻子的脑回路,如果能摸清了,自己也不就是傻子?

傻子笑着蹦了几下,大声说:“我可以去哈尔滨了!太好了!我可以去哈尔滨了!”





评论(19)
热度(62)
 
© 即便是如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