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不合(3)


刘子光怀疑眼前这两个人正在对他进行敲诈勒索。

他看起来这么好骗?

他是失忆,不是傻了,弄坏了人家东西赔是应该的。可对方张嘴要两万一,那么多钱,他还能不过脑子就赔?如果真碰上讹诈的,岂不是助纣为虐!

另外这个支付宝,他还不怎么会用……

郝杰转转眼睛:“老板,你不会是想赖账吧。”他挺起腰板,理直气壮道,“昨天我吃霸王餐才几个钱,你就把我打成那样,这可两万一呢!”

刘子光无法理解:“这位先生,你吃霸王餐好像很骄傲的样子?而且你昨天喝醉了打其他客人,我只是动手制止了一下,你脸上的淤青是人家打的。”

反正风水轮流转,郝杰说:“我不管!你要不想进局子就赶紧赔,不然他就动手了啊!我时哥打架超厉害的!打死你信不信!”

时樾:“……你闭嘴。”

刘子光:“先生,我不是不赔钱,两万一不是个小数目……”

时樾抢在他再次说“玩具飞机”前打断:“这是大疆无人机最新款,不信你可以去网上问一下价格。”

刘子光上学那会儿听人提起过,却没见过:“无人机不是一千左右吗?”

郝杰睁大眼睛:“一千?那是八九年前低价无人机的价格好不好?”你有没有见过世面啊!

刘子光转念一想,八年内物价飞涨,一百块都买不了几个西瓜,无人机这种高科技的确应该更贵了。

时樾仅存的好心情全毁了:“别说了,你把交易记录给他看吧。”他没有放任无人机残骸躺在地上,而是蹲下把它们拾起。

这样就不会给马路清洁工带来麻烦,刘子光对他的印象好了许多:“这还能修好吗?”

郝杰:“什么意思?能修好你就不赔了是吗?”

“不,你误会了,不管能不能修好我肯定会原价赔的。”贝小帅教过他用淘宝,因此刘子光看完交易记录已经相信这两个人不是骗子,十分真诚道,“只是我身上没那么多钱,这样,加个微信吧,我分期还给你。”

郝杰不信:“万一你跑了怎么办?”

“不会的,我叫刘子光,是地地道道的老板,店还开着我怎么可能会跑。不过我白天在至诚花园上班,晚上才会去店里。”

时樾把无人机捡起来装进盒子里,起身道:“分期就分期吧。”显然不愿意再与这个人纠缠下去。

“等一下!”刘子光叫住他,跑到他跟前,慢吞吞点开微信,“加个好友吧,你电话号码多少?”

时樾懒得点开自己的二维码:“我扫你吧。”

刘子光微微蹙眉:“先生,我是欠了你钱,但你能对我尊重一些吗?”

时樾:“……”WTF?你在念什么台词?

郝杰忍俊不禁:“哈哈哈哪儿来的土老帽啊,你点这个,他用手机一扫就能加你了。”

“这样吗?”刘子光点头,“对不起,误会了。”

还挺耿直。

时樾不多言,加了好友就要走。

刘子光又将两人拦住:“分期的时间和利息说一下吧,我好把钱转过去。”

时樾十分想远离这个人:“不用利息了,你每个月给我转三千,还完就成。”

偏偏刘子光死心眼:“这不行,说好了分期就一定要有利息。”

郝杰得意洋洋:“说不用就不用,我时哥贼有钱,这两万块对他来说都是小钱,还在乎你那点毛毛雨利息?”

时樾说:“我穷得很。”

得亏刘子光心眼直,不抠字眼,还硬要还钱,时樾拿他没办法:“每个月百分之五的利息。”可以让我走了吧,或许就是被你这样的人拦在马路上,我才错失偶遇爱情的机会。

没想到走了两步,刘子光又绕到他们前面,热情地笑着:“请问两位叫什么?”

“我叫郝杰,他叫时樾,怎么了?”

“这样,在我还钱期间,你们去地地道道吃东西可以免单,上限为三千元。”

时樾:“好的,多谢。”谁要去那种地方啊。

郝杰星星眼:“真的吗?”

三千块把你美的,时樾无奈道:“你身体特殊,别去吃。”

刘子光以为他觉得地地道道的烧烤不干净,解释道:“时先生放心,我们店里的食物都非常新鲜,食物烤之前都洗过很多遍。”

“他怀孕了,吃烧烤对孩子不好。”

刘子光愣住,两颗大白牙瞩目,衬得肤色更黑。他打量了一下郝杰,认真道:“那你就不要来了。”又道歉,“对不起,如果昨天就知道你身体有特殊情况,再怎么样我也不会让那些人碰你的。”

郝杰有些别扭,店主这样说显得他刚才很小心眼,可心头总是忍不住冒出一丢丢感动。

“还有事吗?”时樾问。

刘子光让开,做出请便的手势。

走远了郝杰才嘟囔道:“这个刘子光……人还不错嘛。”

时樾实力嫌弃:“你们Beta的标准还真是低啊,遇见个客气一点的就觉得人家好,是不是再晚几年认识欧阳琦,你就要看上那个店主了?”

穷,皮肤黑,衣品差,胡子拉碴,还说他的无人机是玩具飞机。越想越气,情愿不要两万块也不想跟这种人再有接触!

郝杰羞愤:“瞎说什么?”

时樾一想到他要结婚就更生气:“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去你这样好娘啊!”



贝小帅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他爬上搏击台:“光哥,你把人家无人机弄坏了?!”

刘子光喝了一口牛奶:“嗯。”

卓力在旁边乐呵地傻笑,小声提醒:“沾胡子上了。”

贝小帅搞不明白:“你怎么弄坏的?那玩意儿不是在空中飞的吗?”

刘子光盘着腿:“我拐弯的时候没看清,以为是什么危险的东西,一把抓住就扔地上了。”他那力气,扔就是砸。

卓力震惊:“牛逼啊!”正常人哪敢空手抓那玩意儿,唯有他光哥神勇无比,异于常人。

“去去去,牛逼什么?”贝小帅蹲下,“要赔多少?”

“他们给我看过交易记录了,两万一。”

“这么多钱?不是,交易记录也可以作假……”

刘子光打断:“我刚刚查过了,是那个价钱。而且不可能是他们讹钱,他们都不知道我会出现在那个路口。这件事错在我,小帅,我们要勇于承担责任,而不是去想方设法逃避问题。”

卓力鼓掌:“说得好!”

贝小帅呼了一巴掌胖子的后脑勺:“好什么呀?两万一,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钱,但也算大钱了!这两万一干什么不好啊,不能多买几身衣服,多买几双鞋?咱们在地地道道一个月能赚多少?”

“这不用担心,他们已经答应让我分期还钱了。”刘子光抿唇一笑,颊边鼓起咕咕肉,“每个月还三千,利息百分之五。我白天还在至诚花园上班,一个月可以领一千二,再加上地地道道每个月均分下来的钱,足以还清的。不过到时候得跟郭大爷说一声,讲好了每个月要把钱上交家长,这回不能跟之前一样了。”

卓力:“光哥,反正你有自己的计划就成,我支持你。”

刘子光又笑了笑,想起自己的承诺:“对了,如果有叫时樾或郝杰的人带朋友来店里吃东西,不要收钱,除非累计超过三千块。”郝杰不能吃,他朋友总能吃的。

贝小帅忽然惊道:“光哥,你说谁?时什么?”

刘子光不明真相:“时樾,怎么了?”

贝小帅抱头:“我的天啊!你知道自己今天得罪了谁吗?”

刘子光:“一个Alpha,挺帅的。”

贝小帅在他面前走来走去:“时樾,江北最有名的酒吧,清醒梦境的老板。他的背景很大,后台特别硬,据说侯四海都要给他面子。”

刘子光想起郝杰那句话,原来不是吹牛:“哦,那还真挺有钱的。”

贝小帅:“这是重点吗?”

刘子光又喝了一口牛奶:“重点是什么?”

贝小帅说:“我有兄弟跟时樾混过,听他说时樾可狠了,只要在他地盘不守规矩的,最轻的也要断手指!”

刘子光莫名其妙:“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马路也是他的地盘?规矩里还有不准弄坏他的无人机吗?

“你还不懂吗?时樾这人凶残狠厉,睚眦必报,你敢公然弄坏他的东西,他绝对不会放过你!”

刘子光脑中不禁浮现时樾捡碎片的背影:“他不像那种人。”

贝小帅语重心长:“光哥,你可别被长相蒙蔽双眼。蛇蝎美人这个词听过没有?就是那种长得越好看的,越跟恶毒沾边!”

刘子光喝牛奶,不理他。

“你别不信,照理说时樾长得正人君子,又有钱有势,条件那么好,怎么身边连个伴儿都没有?”

卓力说:“或许人家眼光高呢?”

“得了吧!眼光高的人就没有欲望?他身边一个伴儿都没有,说不定是……”

“少编排人家。”刘子光听不下去了。

贝小帅道:“什么编排,我这是合理猜测。你动了他的东西,哪怕再小再不值钱,那也是在挑战他的权威。或许他只是觉得这些小事用不着自己处理,改天肯定会派人上店找咱们麻烦的!”

“不会的,你想多了,只要我按照约定还钱,他没有理由来找我麻烦。”

“光哥,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正直的。”贝小帅感叹,“你用什么方式还他钱?”

“我加了他微信。”刘子光拿出手机,“我今天就给他先转了三千一百五。嗯?这红色感叹号什么意思?”

他看向下面那行小字。

[时樾开启了验证,你还不是他(她)的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

时樾:不不不,我不想来。

第一章情节有略微改动

评论(11)
热度(78)
 
© 即便是如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