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的贺文】平行世界的穿越Ⅱ(1)

首先附上小短篇《总裁和大佬》he版TXT

https://pan.baidu.com/s/1f4YqDWk_GjjI1wc_M4JKNA

密码:ia74



——————————

A

梦里做爱是什么感觉?

陈霆一觉醒来,对于不久前的梦就只记得几个片段。

他有些无语,明明昨晚搞过了,怎么还做这种梦?自己欲求不满?没有吧,他挺满意的。

窗帘没拉严实,外面温暖的晨光透过缝隙照射进来。闹钟没响,陈霆想着再睡会儿,也没打算叫醒躺在自己旁边的另一位春梦主角。他突然感觉有人把手伸到自己枕头底下摸来摸去的,刚翻身想骂人,却见何瀚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床边。

关键是他手上正拿着一把刀!

陈霆猛地坐起来,指着他手中的危险武器惊恐道:“你他妈大早上拿着刀想干嘛?!”

何瀚扬起微笑,心想:他还挺会演戏。

在叫醒陈霆前,经验丰富的何老板首先摸了摸自己的枕头底下,什么都没有。然后又把手伸到爱人枕头底下,果然摸出一把刀。

何瀚不拆穿他,而是顺着他的话解释:“我刚刚在做早餐,然后想着是时候来叫你起床了,所以就进来了。对不起啊,忘记把刀放下了。”

陈霆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有点起床气:“妈的,吓我一跳……唉行了行了,你出去吧,我过会儿就出来。”

随便套了件衬衫,陈霆出去刷牙洗脸。路过厨房看见何瀚贤惠的身影,心里明明爽得要命,嘴上却还嘀咕着这个死装逼佬,不就在一起一百天吗?还搞那么正式。

昨天何瀚跟他说:“明天是我们俩在一起一百天,必须要好好庆祝一下。”

恰好今天周六,两个人都休假不上班,何瀚就说要和他出去吃饭约会。

哼,这个死装逼佬……

陈霆美滋滋地刷着牙,特别期待今天的约会。

他洗了三遍脸,确保自己没有疲态后又对着镜子梳头。既然是装逼佬认为的正式场合,不知道搞什么发型才不会被他说土。

发油昨天用完忘买了,陈霆甩甩头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抬着下巴说:“老子什么样都好看!”

然后发现自己刘海好像又长了的他,从架子上取下一把剪刀,对着镜子小心翼翼修剪自己额前的头发。

完事之后,陈霆满意地对着镜子照了照,心道这样装逼佬就不会又在心里暗暗吐槽自己是刘海遮住眼睛的杀马特了。

陈霆神清气爽地走出卫生间,晃悠到厨房,站在何瀚身边,倚着台子说:“你今天起得好早啊,怎么不多睡会儿。”

“今天可是咱俩一百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能睡懒觉呢?”何瀚甜言蜜语说完,扭头正要凑上去亲一口,停住了问,“你自己剪头发了?”

陈霆坦荡荡:“对啊,省的你吐槽我。”

何瀚笑了:“我怎么会吐槽你呢?”

两个人在一起后约定都不再叫对方外号。但约定只限于嘴巴,没说心里不能想。陈霆才不相信何瀚就没暗暗骂自己乡巴佬,好比自己习惯了,也总忍不住叫他装逼佬一样。

陈霆懒得和他争辩,夺过对方手中的刀:“行了行了,你去给我挑件衣服,这个我来切。”

何瀚略吃惊:“怎么要我给你挑衣服?”

陈霆不愿意承认,却又别扭地说了实话:“那个……挑件你喜欢的。”

挑件对方顺眼的,他也想让装逼佬今天开心一点。

何瀚笑道:“好。”

他很快回来,几乎只是个上楼下楼的时间,仿佛早想过陈霆穿哪套衣服最好看。

“这件。”

陈霆瞄了一眼:“行,你放椅子上吧。”

何瀚回来,轮到他倚着台子看陈霆切苹果:“怎么又洗了一个?”

心情好当然要多吃点喽。陈霆不耐烦地抽抽嘴角,把刀对着何瀚:“你有意见?”

刀突然对向自己的时候,何瀚心下一惊,随后面露微笑贴上去,顺手把陈霆手里的刀取下来:“好了,我来吧,你去换衣服。”

陈霆不满他的夺刀行为:“哎,你好歹让我切完啊。”

何瀚拿了块切好的苹果丁喂进陈霆嘴里,笑着拍拍他的屁股:“去吧。”

“你手干不干净啊?”陈霆故意说。装逼佬多爱干净没人比他更清楚了。他一脸不屑地嚼着苹果,在旁边水池洗了洗手,出去换衣服。

何瀚回头瞧了眼他的背影,无奈又有些好笑。

这件事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C

貌似昨夜的放纵并没能满足他,睡着后居然又在梦里继续了。

陈霆慢慢睁开眼睛,晨光从没拉严实的两片窗帘布中间穿过,轻柔地落在他脸上。

他翻了个身,恰好看见何瀚熟睡的脸。

以往这人都会比自己早醒一些,今天怎么还在睡觉?

难道是因为昨晚太累?这男人还行不行了……

想法冒出来的瞬间,陈霆忍不住笑了。

然而笑容很快凝固,接着一点点淡去。

他不该有这样的笑容。

陈霆恢复了平静,甚至接近冷酷,看着何瀚俊朗的面容,手慢慢伸到自己枕头底下。

嗯?

刀呢?!

陈霆狐疑地摸了半天,脸上的不相信愈发明显。

他掀开枕头,枕头底下除了床褥,空无一物。

他昨晚明明放在这里的!怎么没了?

陈霆顾不得旁边那个睡觉的人,把手伸到何瀚枕头底下一阵乱摸,也什么都没有。

原本熟睡中的何瀚被他的大动作搞醒了,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神色凝重的陈霆好像在发呆:“怎么了?”

啊……肯定是被这个坏家伙发现,偷偷拿走了。

陈霆立刻收起原先的表情,换上甜蜜的笑容,凑过去跟那这个人接吻。

何瀚闭上眼睛,被他亲笑了:“今天这么主动?”

陈霆坐起来,被子滑落至劲瘦的腰处:“因为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一百天啊。”

何瀚微眯着眼,对方光裸背部的肌肉线条在身体躁动的清晨过于诱惑。视线下移,没有内裤包裹的两片臀瓣浅浅地陷入大床里,让人忍不住想上去蹂躏。

当然,何瀚最后才开始欣赏自己的得意之作。

起初陈霆不同意在那里纹身,问他原因的时候又磕磕巴巴,不想承认自己不好意思。最后勉强找了个借口,说万一再和那个世界的陈霆换了,他能第一时间发现。

何瀚人艰就拆道:“不用啊,你直接摸摸自己后背有没有疤就好了,衣服都不用脱。”

无言以对的陈霆最后被他拉去纹身。给乡巴佬纹身的时候,他一直说:“别歪了!”“哎你水平真的可以吗?”“你当心点啊!”“何瀚你好了没有啊!”

这个人一直不安分地动来动去,明明可以暧昧而色情的氛围被他搞得一团糟,何瀚满额黑线:“闭嘴,再动我就多给你纹‘是我男人’四个字!”

陈霆瞪大眼睛回头看他:“你是魔鬼吗?”

最后效果非常得不错,何瀚特别满意自己的杰作,每次前戏的时候舌头和嘴唇都要在那里滞留好久,一下一下亲得乡巴佬浑身颤抖。

既然都醒了,两个人不再赖床,去卫生间洗漱。

因为准备出去吃饭,早餐就简单了一些,面包牛奶搭配陈霆提议的水果沙拉。

何瀚切着苹果,看见陈霆走过来,主动把刀给他。

陈霆愣了一下。

这个人明知道自己不怀好意,怎么还把刀递给自己?装傻也得有点限度啊。

他现在心里打着什么盘算呢?

何瀚说:“拿着呀。”以前不都接得挺顺手的吗?

陈霆接过锋利的水果刀,弯眼笑道:“诶,你干嘛去?”

何瀚的声音逐渐远离:“我去给你挑件衣服。”

陈霆切着苹果,嗤了一声,低笑道:“矫情。”

何瀚很快折回来:“衣服我给你放外面椅子上了,你过会儿去换。还有你的头发,又把眼睛挡住了,不难受吗?吃完早饭去卫生间我给你剪一下。”

“用发油就好,梳上去就挡不住眼睛了。”

“你那瓶昨天用完了。”何瀚洗着手说。

陈霆摇头:“不可能,明明还剩半瓶的。”

何瀚擦干手上的水:“真没了,你自己去卫生间看。”

“过会儿吧。”

何瀚倒好热牛奶,转身端出去的时候恰好被后退的陈霆碰到,于是牛奶洒出来不少。

看着眼前瓷砖地上一滩牛奶,何瀚放下两个杯子:“当心地上的牛奶,我去拿拖把。”

陈霆偏头目露寒光,他盯着何瀚离去的背影,不禁握紧水果刀。

是时候了!

他转过身,准备冲过去从身后挟持那个人。

刚走两步,何瀚便听见身后传来“咚”一声巨响。

摔在地上的那个一脸痛苦的人正是陈霆。

何瀚赶紧上去把他扶起来,心疼归心疼,又被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嘴快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当心牛奶吗?瓷砖地上有水会很滑啊,你们乡下都是水泥地吗?”

陈霆捂着屁股,疼得五官扭曲,混乱中还听不懂何瀚后半句话的意思:“你说什么?”

“没什么。”答应不提的,结果又忍不住说了。何瀚心虚,假装没说过那句话,弯腰把地上的刀捡起来洗了洗,重新插进刀鞘。






评论(16)
热度(68)
 
© 即便是如何 | Powered by LOFTER